<rp id="2rccl"><sub id="2rccl"></sub></rp>

        <code id="2rccl"></code>

        <var id="2rccl"></var>
            1. <code id="2rccl"><ol id="2rccl"></ol></code>
              <small id="2rccl"><strong id="2rccl"><s id="2rccl"></s></strong></small>
                <mark id="2rccl"><ruby id="2rccl"></ruby></mark>
                <code id="2rccl"></code>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報道 > 《英才》雜志:宋志平:中國建材的華麗轉型

                媒體報道

                《英才》雜志:宋志平:中國建材的華麗轉型

                來源:CNBM發布時間:

                       如果把占據行業內最強勢地位、獲得最高市場占有率、最佳盈利表現作為衡量一家企業成功的標準,中國建材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國建材”)做到了。

                       在過去幾年的時間里,中國建材在全國范圍內通過不斷地聯合重組,在水泥、國際水泥工程、余熱發電、石膏板、玻璃纖維、風電葉片等領域都做到了世界第一。

                       整個2017年,中國建材總營業收入升至3000億元級別,旗下6大產品體系的盈利能力都有不同幅度的增長。對于建筑材料細分領域的整合重組、優化布局都收到了真金白銀的回報。

                       在體量龐大的水泥產業,中國建材通過長期堅定的運作,實現了每年5.3億噸水泥、4億立方米砂漿混凝土的產量。多年持續推進的聯合重組模式,讓中國建材幾乎以一己之力,結束了中國水泥產業多年來紛爭復雜的競爭格局,并帶動行業離開了長時間的微利時期。

                       當全國范圍內水泥價格不斷上漲,北新建材(000786.SZ)和中國巨石(600176.SH)的利潤快速增長,當中國建材股份與中材股份在港交所順利整合,當新的水泥工程在“一帶一路”陸續搭建,一個新的問題出現了:如此龐大的產業集團,在占據中國乃至全球建材行業的制高點之后,是否還有進一步增長的空間?

                       宋志平給出的答案是肯定的。他看到對于中國建材來說,現階段最重要的任務,就是確立傳統建材的強勢地位之后,找到全新的突破與更為廣闊的發展空間,讓一個相對傳統的建材企業,獲得繼續加速的“新動能”。

                       在接受《英才》記者專訪時,宋志平將這種變化稱之為“三足鼎立”,也就是水泥業務、國際工程服務業務和新材料業務要實現共同發展。他認為整個集團這幾年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全力以赴去做新材料”。

                水泥王者自我變革

                重組后的中國建材,有足夠強大的盈利能力,來支撐投資者的熱情和期待。

                       2018年上半年,有關水泥行業最大的關鍵詞就是“漲價”。有人認為這是二三線城市房產銷售熱潮的帶動,亦有人認為這是環保政策越發嚴格導致供給不足,但在宋志平看來,這些都不是最全面的答案。

                       在2017年時,他曾經告訴《英才》記者,通過聯合重組,中國水泥產業集中度得以提升,必然讓整個行業更加穩定,從而帶動企業利潤水平的提升。過去多年中國建材主導的產業聯合重組,已經讓整個行業都收獲了豐厚的回報。

                       但他同時也清醒地認識到,隨著中國基礎設施建設、城市化進程的變化,水泥的黃金時代已經一去不返,全社會范圍內水泥的使用量在經過一個平臺期后就會下降。

                       受益于在行業內強大的競爭優勢,中國建材并不會失去盈利能力。相反,中國建材這個全球范圍內的“水泥大王”,仍然可以在未來五年行業重心緩慢下移的過程中贏得很多利潤。

                       很多投資者也意識到這一點。2017年12月,中國建材集團有限公司旗下港股上市公司中國建材股份有限公司(3323.HK)及中國中材股份分別召開股東大會并聯合公布,中國建材股份和中材股份的合并事項獲股東大會高票通過。令人震驚的是,兩家公司股東贊成率均超過99.9%。

                       要知道香港市場本身是一個非常重視中小股東權益的市場,在大量的收購整合案中,都會看到中小股東密集投出的反對票,這和A股有明顯的不同。

                       “因為香港的門檻很低,小股東如果超過10%不同意,這個整合就否決了。雖然10%是一個相對很小的數字,但存在被否的概率,尤其是中材股份,持股一兩個億港幣的小股東就可以否掉整個案子。”宋志平介紹說。

                       為了更充分地向全球范圍內的投資者介紹整合的好處,宋志平做了大量的前期準備工作,包括在香港和全球的路演,最終才獲得了兩家上市公司幾乎所有投資者的認可。但最重要的是重組后的中國建材,有足夠強大的盈利能力,來支撐投資者的熱情和期待。

                       自2017年12月中國建材股價受到整合支撐反彈之后,已經從3元左右的價格,最高上漲至接近10元,2018年7月初才回落至7元上方,并且這些漲幅之下,中國建材仍然只有13倍市盈率和1倍左右的市凈率。顯然,這種上漲是由真實的業績支撐驅動的。

                       另外,中國建材在大規模整合之后,內部也在不斷削減成本,完善企業結構。和中國中材完成“大兩材合并”后,雙方總部加起來共有27個中層部門,被直接削減到12個中層部門,原有的33個二級單位減到13個。在整個過程中,中國建材非常堅決的防止兩個企業簡單相加,而是在內部進行不斷地熔煉、融合、整合優化,這和行業集中度提升,競爭強度下降的外部環境同樣重要。

                       “效益大增,股票大漲,投資者歡欣鼓舞。”宋志平總結道。

                打造隱形冠軍

                中國建材在新材料領域的前瞻性布局,已經成為了支撐其下一個20年繼續發展和增長最為關鍵的新動力。

                       水泥是中國建材最明顯的標簽,但并非僅有的標簽。

                       專業化和多元化,一直是企業戰略設置與布局中非常重要的一個爭論。在專業化支持者的觀點來看,一家企業應該心無旁騖地將一個產品做精、做透,多元化意味著對企業資源的分散與透支。

                       但隨著時代的發展,多元化模式也已經衍生出了眾多新的變化。相關多元化在大型實業集團和互聯網平臺型公司中大行其道。中國建材以其央企的特殊性和龐大體量,也成為了多元化成功經營的典范。

                       特別是中國建材在新材料領域的前瞻性布局,已經成為了支撐其下一個20年繼續發展和增長最為關鍵的新動力。

                       中國建材最早在新材料方面獲得成功的,是通過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方式控股了中國巨石,兩材合并后還擁有另外一家全國產能規模第二位的泰山玻纖。這兩家企業合計占據國內玻璃纖維市場50%以上的市場份額。

                       數據顯示,泰山玻纖2017年實現了8.22億元凈利潤,行業龍頭中國巨石在2017年則獲得了21.5億元的凈利潤,同比去年增長41.34%,兩者合計為中國建材貢獻了30億元的利潤。

                       雖然人們在日常生活中看不到玻璃纖維的存在,但不夸張的說,幾乎每個人都是中國巨石和泰山玻纖的客戶。同樣,中國建材旗下北新建材的石膏板也占據國內60%左右的市場份額,悄然隱藏在每家每戶的墻壁和屋頂裝修中,為中國建材帶來20多億元的利潤。

                       在這幾個領域,中國建材都做到了行業內最大的市場份額,并掌握了一定的市場定價權,成為當之無愧的“隱形冠軍”。

                       玻璃纖維是中國建材最早在新型材料方面的布局之一。隨后,中國建材又規劃布局了“五大新材料”,包括碳纖維、電子信息顯示玻璃、光伏材料、高等級動力電池隔膜以及軸承使用的工業陶瓷。這五個重要的新材料領域中,中國建材的供應量都已經位列全國第一。

                       原中材旗下的中材科技(002080.SZ),是中國建材在動力電池隔膜領域的主要平臺。公司董事長薛忠民告訴《英才》記者,高端鋰電池隔膜生產一直是中國鋰電池產業鏈中無法實現國產化替代的一部分,而中材科技已經部署了可供量產的先進生產線,并做出了在未來幾年實現年產4-5億平方米的遠景規劃。

                       “鋰材料是最成熟的動力電池技術,到目前還遠遠沒有到達爆發期。”薛忠民表示,中材科技已經將鋰電池隔膜視為中材科技未來最重要的支柱業務。

                       能否量產,是宋志平極為重視的。他將其視為中國建材的新材料與其他企業相比最重要的不同之處,也是中國建材目前階段新材料產業最關鍵的特點。目前這五塊業務上,中國建材都在積極推行大規模的量產,這和中國建材在玻璃纖維、石膏板等領域的情況非常相像。

                       “在中國,這幾塊市場的供應都是第一,因為中國建材是最早實現大規模制作和量產的,并且還要突出效益和市場占有率的指標。”宋志平告訴《英才》記者,他對于旗下業務板塊的要求就是,一定要做到行業第一,并且都要能夠盈利,這是作為一個工業集團來說比較明確的特點。

                       一個個新材料領域擁有最高市場占有率,較強盈利能力的“隱形冠軍”,是中國建材在尋求二次突破過程中最可依仗的新生力量。“中國建材轉型轉得非常快,2017年,我們新材料板塊賺了70個億的利潤。”但是在宋志平看來,這僅僅只是中國建材向新材料領域全面發力的開始。

                技術優勢 全球復制

                水泥是規模優勢取勝,需要占有資源,但新材料則必須依靠科技創新。

                       按照宋志平的判斷,2018年的水泥產業仍會很賺錢。雖然水泥使用量在不斷減少,但未來五年,仍將維持在20億噸的水平之上。

                       水泥帶來的穩定利潤,被宋志平看作培育下一批增長點的重要基礎。利用這些利潤,中國建材希望培育5-8個或者更多的業務板塊,“這些板塊將來每家都會是一家上市公司,每家都有30億--50億的利潤。”

                       實際上新材料產業的行業特點、發展模式,和水泥有著比較明顯的不同。水泥本身是一個制作流程比較簡單、技術含量相對較低,更加看重資源和規模優勢的行業,體量較大。新材料板塊雖然在短時間內來看體量比較小,但卻更加注重創新能力和技術積累。

                       這意味著中國建材的轉型和二次升空,需要從一個技術門檻較低的行業,轉向更高端、技術門檻更高的新體系。而這些更具技術含量的市場運作模式,和水泥產業的資源與整合模式完全不一樣。

                       早年在醫藥領域的工作,以及玻璃纖維、超薄玻璃等領域的沉淀,讓宋志平對于向技術思維轉變非常熟悉。他清楚地看到水泥和新材料領域的差異,因為水泥是規模優勢取勝,需要占有資源,但新材料則必須依靠科技創新。

                       “拷貝復制工廠的成本并不高,但如果去外面收購新材料的企業和工程,那成本就會很高,而且會把一些原有的技術賣的很貴。”宋志平表示,如果被收購的技術還不如企業原有的技術好,那這些收購幾乎就完全沒有必要。

                       “比如說碳纖維,如果我的碳纖維有T1000的技術,我做得比你還好,你搞了一個工廠,那我為什么要收購你?如果我掌握技術,投資一個廠房要比收購便宜得多。也就是說,收購新材料公司,實際上是在買技術。但如果你的技術比我的還低,我為什么要買你的?就是這么個邏輯。”宋志平舉例道。

                       按照這樣的邏輯,中國建材在新材料領域并沒有和水泥一樣,進行過大規模的行業整合,而是將目光鎖定在擁有強大技術實力的企業上,例如在法國、德國收購研發型的光伏膜技術企業,在國內與碳纖維領域的江蘇神鷹合作,通過凱盛科技(600552.SH)收購觸控顯示屏技術擁有者國顯科技等。

                       在收購之后,中國建材組織人力、財力,將這些來自國內和海外的技術做進一步的增強、完善,實現量產,并且在全國范圍內推廣復制。

                       2018年1月23日,凱盛科技對外發布了關于減薄生產線產能提升項目的公告,內容顯示,蚌埠國顯擬新增投資5990萬元,對現有TFT-LCD玻璃面板減薄生產線進行技術改造,以新增產能126 萬片。

                       2017年秋,中國建材旗下中復神鷹碳纖維有限公司在江蘇連云港舉行“千噸級SYT55(T800)碳纖維新線項目”投產儀式,通過這次投資,其單線SYT55(T800)級碳纖維生產能力再次增加1000噸。

                       而在此之前,中復神鷹在過去12年里通過投資建成了4套聚合系統、6條紡絲生產線、10條碳化生產線,碳纖維產能達到6000t/a,成為了國內產量最大、技術最領先的碳纖維生產企業,占國產碳纖維市場60%以上。

                       在接受《英才》記者采訪時,中復神鷹董事長張國良表示,未來還將以萬噸為單位,繼續碳纖維的技術復制,擴張產能。

                包括中國巨石、北新建材等相對成熟的板塊,同樣也在貫徹著這樣的模式,中國建材在新材料領域的“技術優勢+復制擴張”路線,在全球范圍內正在快速展開。而其中最為宋志平所看重的,當屬光伏材料的新能源板塊。

                光伏材料 最具潛力

                中國建材的光伏材料與傳統的單晶硅、多晶硅材料完全不同。

                       “像碳纖維、鋰電池隔膜、陶瓷軸承等這些產業,都是有限的市場。但太陽能是個無限大的市場。現在看未來,太陽能一定取代傳統能源,這是毋庸置疑的方向。未來一定是薄膜太陽能取代多晶硅。”宋志平告訴《英才》記者。

                       在剛剛過去的兩年時間里,中國的新能源產業經歷了一波大發展。根據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硅分會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我國累計多晶硅產量約24萬噸,同比增長24%。

                       另外,光伏發電新增裝機高達53.06GW。截至2017年12月底,全國光伏發電累計裝機達到130.25GW,其中光伏電站100.59GW,分布式光伏29.66GW。

                       這些數據看似龐大,但與目前全社會范圍內的能源消費使用量相比,仍有非常大的差距。在過去十多年的時間里,光伏對于傳統的火電與水電產生了一定的替代作用,但更多是通過中心化的光伏電站產生的,效率更高、更能調動全社會能源生產力的分布式光伏,仍然處在發展的初始階段。

                       經歷了如此迅猛的發展之后,光伏行業的技術路線之爭仍然沒有停止過。例如單晶硅曾一度銷聲匿跡,然而隨著隆基股份推出轉化率高達22.71%的單晶產品后,反而對多年來的主流多晶硅形成大量取代。

                       但中國建材的光伏材料與傳統的單晶硅、多晶硅材料完全不同,是一種將稀土金屬濺射或蒸鍍到玻璃表面進而形成半導體薄膜全新工藝。雖然截至目前其產品的光電轉換率僅為16%,距離多晶硅尚有差距,但是,由于薄膜太陽能電池生產工藝的綠色環保、可吸收光譜范圍廣、溫度系數低和弱光發電等特點,在實際應用中具備了更強的發電能力,同時,由于發電薄膜連續,沒有多晶硅組件上的一條條縫隙,也因此具備同等面積產品的更大的發電面積。

                       “做光伏發電不能掉入轉化率的圈子里。比如在沙漠中做光伏電站,可以很容易的增加光伏板。”宋志平認為。

                       根據中國建材的測算,薄膜太陽能電池的有效發光面積要比同等大小的晶硅太陽能電池板大15%,無形中將原本16%的轉換率高出一個臺階。并且,薄膜太陽能電池利用其弱光性好的特點,應用在各種類型的城市建筑上,包括廠房甚至是辦公樓、居民樓等建筑的玻璃上,這是傳統的光伏電站所難以比擬的優勢。

                       集團所屬凱盛科技總經理彭壽說:“太陽能事業,實際上就是玻璃事業。”經過八年的艱苦攻關,凱盛科技依托其在高端玻璃研發中的經驗和對半導體薄膜技術的掌握,已于2017年實現了薄膜太陽能電池在國內的量產,并將其率先應用在中國建材體系的廠房建設中。

                       “中國建材把發電玻璃當作一種建材產品,而電力供應實際上是這些建材的副產品。”宋志平解釋道,對于客戶來說,他買到的是墻體,或建筑的結構,并且可以通過電能獲得額外收益。

                       這種模式幾乎顛覆了原有的分布式光伏,此前人們只能在房頂上架設光伏發電板,程序復雜而且有礙觀瞻,但如果將其徹底融入到玻璃幕墻中,分布式光伏就可以更好地融入到城市和廠區之中。

                        “它將建筑材料、結構和太陽能融合在一起了,再加上其弱光表現好的特點,中國建材的分布式光伏對于補貼沒有那么敏感,其產品方向和傳統光伏完全不同。”宋志平說。

                全球技術采購

                宋志平對于新材料領域創新和技術的注重程度可見一斑。

                       對于多晶硅來說,技術門檻其實相對較低,有相當多的企業都在行業興起之后參與進來,這也直接造成了一系列產能過剩危機問題。

                       但以“銅銦鎵硒”“碲化鎘”為主要技術方向的薄膜太陽能技術,則對技術實力有著更高的要求。這在提升行業進入門檻的同時,也提升了得到這些珍貴技術積累的難度。

                       為此,中國建材收購了法國企業旗下專門做銅銦鎵硒薄膜研發的德國企業,同時,收購原西門子旗下以碲化鎘薄膜技術為主的研發實驗室。

                       對這家法國企業的收購過程并不順利,因為有包括日本企業在內的大量競購者,最終法國人將這項重要的技術出售給中國建材,是因為只有中國建材擁有在玻璃產業  深厚的積累,能夠更好的將這項產業發揚光大。

                       “日本意識到中國企業得到這種技術后會意味著什么,因此比我們的出價更高,但法國企業希望讓這些技術最終量產,因此選擇以更低的價格賣給中國建材。”宋志平介紹道。

                       另外在中國建材的德國實驗室里,為了能夠讓其碲化鎘光伏薄膜技術獲得更高轉化率水平,當地科學家已經進行了幾十年的實驗。如果水平能夠超過相同技術路線的美國First Solar,中國建材還將給予技術人才以優厚獎勵。

                       宋志平對于新材料領域創新和技術的注重程度可見一斑。他同樣注重對國內優勢技術的收購與合作,這方面最典型的就是與張國良在碳纖維方面長達10年的合作。

                       在過去很長時間里,碳纖維最強的技術都在東麗等日本企業手中,但原連云港鷹游紡織機械有限公司董事長張國良,通過長時間的投入和研發,對化纖設備實現技術升級與改良調整,研制成功了碳纖維的制造技術。

                       對此宋志平產生了極大的興趣,并親自拜會張國良談入股與合作成立合資公司中復神鷹。張國良告訴《英才》記者,他對于與宋志平的初次見面印象非常深刻,了解到神鷹方面的技術之后,就非常明確的表示一定要將雙方的合作達成。

                       在成功合作之后,中國建材方面也給了張國良以極大的信任與支持。據張國良介紹,在過去十余年的時間里,中國建材都沒有派過一名“駐廠高管”參與中復神鷹的產品研發或者企業管理,但雙方的跨所有制合作非常融洽。

                       經過多年的技術積累之后,中復神鷹的碳纖維技術有了更加深入的積累,并且實現了較大規模的量產,目前已經占據了國內除軍工領域以外市場份額的60%。張國良從設備起步出發的碳纖維技術大獲成功,今年張國良的高性能碳纖維產業化技術榮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宋志平說這是中國建材集團第三次榮獲這個殊榮,以前集團的超薄浮法玻璃成套技術和關鍵設備、玻璃纖維池窯拉絲技術與裝備開發項目先后獲得過。

                       和中國建材的合作,也讓張國良將這套技術體系以更健康、更快速的方式深化和推廣。他認為,正是中國建材的支持和信任,得以讓這項碳纖維技術走到最終實現量產,并基本具備可以成規模復制的能力。

                從建材到材料

                在選擇新的業務與新技術的時候,宋志平會讓下屬分析和思考一些問題,他稱之為“四問”。

                       對于一家企業來說,成功意味著過去。因為股東們對于企業增長的要求是無止境的,不論是規模還是利潤;而市場的要求同樣是無止境的,人們總是對更好、更新的商品有著更多的期待。

                       因此對于大多數企業來說,攀上一座高峰之后,并不意味著可以萬事大吉,相反卻可能意味著將要面臨更大的挑戰:傳統業務進入成熟期,雖然利潤的總額很大,但增長速度明顯放緩,只有通過升級或者跨界,才能夠實現“二次升空”。

                       而這個過程的難度對于企業來說,無異于二次創業,對企業的學習能力、時點的把握能力等,都有非常高的要求。

                       中國建材是進行產品升級最積極的央企之一,在十余年的時間里一直在做水泥、玻璃、石膏板等傳統建材以外的創新材料布局,并且通過混合所有制合作的方式,控股了民營企業、外資企業,在多年的發展中順利融合并且迸發出新的價值。

                       這種融合,源自中國建材幾十年的創業經歷,和十余年時間里在水泥產業中的聯合重組、兼并整合的磨練,同時也給技術的包容、創新和推廣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在選擇新的業務與新技術的時候,宋志平會讓下屬分析和思考一些問題,他稱之為“四問”:這個技術中國建材是否有優勢?我們的優勢是什么?這項新的業務有市場空間嗎?對于央企來說,必須去做那些市場空間較大的領域,沒有幾百億以上的市場總額,那就沒有必要進入。另外,對于這些技術來說,是否能夠迅速進行復制,是非常重要的,因為想要做到規模化生產,技術就必須能夠被迅速復制。

                       “麥當勞可以復制,但烤鴨就不太好復制,這直接導致全聚德和麥當勞之間的差距。”宋志平解釋道。

                       最后,就是這項技術是否能夠和資本市場接軌。通過在資本市場的融資,中國建材才可以降低前期投入資本的成本,這對于重資產投入的產業來說非常重要。

                       這四個問題看似平常,實則凝聚了宋志平對于技術創新型產業如何做大、做強最深入的思考。

                       從水泥到新材料,從建材到材料,這個跨越的過程意味著市場容量成倍的擴容,也意味著企業利潤仍然能夠不斷增長的新機遇。中國非金屬材料領域中,一直缺乏一個重磅的“國家級選手”,如今隨著中國建材對這一領域的不斷滲透,國內新材料產業的格局將被徹底改寫。

                       轉型與升級,從來都是企業界研究的重點內容,但對于絕大多數企業來說這并不簡單,甚至充滿著陷阱與危機。

                       幸運的是,中國建材在市場中的經歷,宋志平本人在技術創新上的親身經歷和深刻理解,都讓中國建材的再加速過程變得更加平穩、順利。


                獨家高端領袖訪談

                從中國建材到中國材料

                整合內外兼修  

                       《英才》:中國建材和中材兩家央企的整合,是否存在文化差異?

                       宋志平:我們原本是同根同源,所以應該說重組以后,可以迅速地進行文化融合。我們重組以后,立即就搬到一起了,就像結婚一樣。

                       我們整合力度也比較大。比如說組織優化,原來兩邊的集團層面,共有265個干部,整合之后我們集團總共只留下了150個干部,其他都分到了各個業務板塊。

                       我們的業務整合,最重要的就是要打破谷倉效應。什么叫谷倉效應呢?一個企業里邊,它只有垂直管理,沒有橫向協同。像水泥公司我們有9家,這9家公司怎么協同呢?就是我們內部要有協同,需要開協同會議等。

                       《英才》:整合的過程中,股東是否有反對或不滿的情況?

                       宋志平:在香港市場中,兩家上市公司的合并,是交由小股東表決,需要大股東退出的。

                       像這種合并,在香港的成功率只有40%,很多都被否掉了。因為香港的門檻很低,小股東如果超過10%不同意就會否決提案。10%不同意是一個很小的數字,但意味著很大的概率。像中材股份這只股票,如果10%的話,小股東只占一兩個億港幣就可以否掉整個案子。

                       所以當時大家很擔心。我們進行了香港路演、全球路演,希望投資者理解和支持這個項目。最后做下來,這兩家上市公司小股東的贊成票比例都超過了99.9%。在整個香港歷史上,也算是絕無僅有了。

                “三足鼎立”

                       《英才》:水泥產量歷史新高后,中國建材有哪些發展的新動能?

                       宋志平:經過多年做大水泥的主旋律,我們水泥真的做大了。包括5.3億噸的水泥、4億立方米的砂漿混凝土,都是全球最大。但兩材重組之后,我們重新理了我們的思路,中國建材需要變化。

                       從一個傳統的建材企業進行轉變,就是形成水泥業務、新材料業務和國際工程服務業務“三足鼎立”。

                       對中國建材來講,這幾年需要全力以赴地去做新材料。現在我們除了原來的新型建材和玻璃纖維這兩個材料做得很好之外,最近還推出了五大新材料。一個是碳纖維,包括T800、T1000,獲得了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第二個是電子信息顯示玻璃,我們生產出世界最薄的0.12毫米厚的薄玻璃,取得了轟動效應。這解決了我們國家的液晶顯示、手機、平板、電視的薄玻璃供應,我認為這是可以和高鐵、核電站相媲美的。因為它雖然是個薄玻璃,但是做出來不容易。

                       第三就是我們的發電玻璃,也就是薄膜太陽能電池。這個也很轟動,同時在成都和蚌埠量產下線。

                       第四我們做了鋰電池隔膜,在山東大規模的量產,填補了國內空白。過去這種高等隔膜動能電池都要進口日本,現在不用了,中國建材可以供應。

                       第五是我們的工業陶瓷,可以用作工業陶瓷軸承。我們的陶瓷軸承,可以每分鐘轉60萬轉,不發熱。因為鋼的軸承一轉快了就容易發熱,所以現在像一些戰斗機等都是用陶瓷軸承。中國建材的工業陶瓷應用于軸承領域,填補了國內的空白。

                       《英才》:中國建材的新材料業務和其他企業有哪些不同?

                       宋志平:我剛才講的五大新材料,中國建材都是能夠進行量產的。不是像有的研究院弄出一個技術,但沒法付諸生產。中國建材全是可以進行大規模生產線生產的。幾萬米廠房,里邊都是機器人操作,看完以后激動人心。

                       央企創新這個展覽會上,國家經濟領域的高層領導看了,覺得中國建材能夠這么快速地發展,而且全部都量化,非常難得。這讓他們感到特別高興。所以有領導就說中國建材可以變成中國材料了。

                       中國建材一是要大規模制作,實現量產。第二要突出市場占有率水平和效益。不僅要求市場占有率得是第一,還都得能夠盈利賺錢。這是我們的特點,因為我們是做工業的,而不是做簡單的研發,我們是一個工業集團,這也是我們的優點。

                新供給創造新需求

                       《英才》:外界是怎樣看待中國建材新材料轉型的?

                       宋志平:這兩年中國建材發生了巨變,新材料業務異軍突起。成都碲化鎘太陽能薄膜電池項目竣工投產,引起了整個四川的極大的振動。因為四川方面,原來他們對我們的認識都仍然是水泥,我們占到四川水泥產量的一半。

                       現在中國建材“卷土重來”,在四川搞的這些項目沒有水泥,也沒有普通玻璃,而都是一些之前誰都聽不懂的東西。當時他們的省委書記就非常感慨,說沒想到中國建材轉型這么迅速。

                       《英才》:中國建材新材料板塊里哪部分業務未來的市場空間是最大的?

                       宋志平:新材料板塊的體量不會像水泥那樣那么巨大。但主要是靠技術和創新。對中國建材來講,這幾個板塊里面能不能冒出來一個像水泥一樣領軍的業務呢?我認為是有的,那就是太陽能業務。

                       碳纖維、鋰電池隔膜、陶瓷軸承等等這些,其實市場規模并不很大。但太陽能市場是無限大的。因為未來太陽能一定會取代傳統能源,這是個明確的方向。具體在路線上,我認為一定是薄膜太陽能取代多晶硅。

                       《英才》:中國建材的新材料布局對于國家工業體系來講,有怎樣重要的意義?

                       宋志平:中國建材之所以要轉型,不是說水泥不好了,而是說要去面對一個新的產業發展階段。我們不能只做水泥,而是應該用水泥賺的錢,來反哺發展新型材料。

                       并且我們也應該在新型材料領域里成為領軍者。特別是在非金屬材料方面,我們還是相對落后的,因此我們有責任把這個事給做好。

                       非金屬新材料這個領域很大,中國建材有26個院所,有3.8萬名科學家。關鍵是中國建材這個院所不僅是研究院,還是設計院,還有很強的量產能力。

                       《英才》:新材料產業和水泥的發展模式相比,有哪些不一樣?

                       宋志平:完全不一樣。因為水泥是規模取勝,占有資源和控制市場,而新材料核心是技術,是靠技術的占有和創新。其實,拷貝復制新材料工廠成本并不高。但如果收購新材料企業的話,成本就會很高,主要高在技術的評估上。而且如果自己已經有技術了,為什么還要高價去收購別人重復的技術呢?

                       《英才》:新材料在市場上價格往往比傳統材料價格高很多,替代的過程是否會過長?

                       宋志平:從玻璃纖維的情況來看,我們想想20年前,那時候的玻璃纖維,我們做一個工廠,做到萬噸產量,就都賣不出去了,現在我們做10萬噸的線,都能賣得出去。原因是什么呢?我們不能光看現有的產品,和現在的用量。實際上就是由于開發了這個材料,就引導了消費,有了這個材料,大家才會去用,去代替鋼、代替鋁,代替等等這些東西,新的供給確實產生了新的需求。

                (全文下載)

                媒體報道鏈接:

                《英才》雜志:宋志平:中國建材的華麗轉型

                吉林11选五走势图